首页
> 今日焦点 > 统计文化

王宝秋: 灶 具

发布时间:2019-03-20     浏览次数:

 

民以食为天,无论家里贫或富,房子宽敞或窄小,在那没有叫外卖的年代,家里必须有做饭的灶具。如果说“水缸镬灶连眠床”是形容房子窄小的贫家摆设,那么“镬灶打在脚板头”则是对流浪汉的描述了。小时候,老家披屋的后半间便是镬灶间,砖头和蛎灰砌成的灶台上安了一大一小两只铁镬。在铁镬之间安装一只汤罐,冬天洗脸水就从汤罐里取来用。灶台的后上方砌有烟囱,直透屋顶。那袅袅的炊烟就从烟囱排出,远处的人都能知道你家已经在做饭了。

我七岁的时候已向母亲学会了做饭。将米倒入镬中,加上适量的水。然后点火加柴拉动风箱,待水烧开后,倒入冷饭,用饭锹稍作翻动,不使镬底烧焦。再看看水是否合适,过少加点水,过多抽碗饮汤。然后放上饭架,蒸上四碗菜蔬,如咸菜、菜瘪(梅干菜)、鱼烤、豆瓣酱之类。如果能在豆瓣酱里放些肉丁,那绝对是美味,是下饭的好菜了。如果要蒸蛋糊,先前抽的饮汤就派上了用场,可以用来打蛋糊。碗和碗之间还有空隙,可以蒸些茄子、茶豆(长豇豆)之类。然后盖上镬盖,继续烧至镬底咧咧有声,表明开始结镬团(锅巴),已到火候了。然后将镬孔里多余的柴退掉,炭块夹进炭罐里。将周围剩余的炭火向镬底聚拢,可使米饭后熟不生米芯,亦可保温,待父母亲从地里劳作回来再开饭。如果余火较多,还可煨块番薯。用柴灶烧的米饭香,且有锅巴,如在锅巴上放些猪油、红糖,回锅稍作烘焙,这样的锅巴又香又甜又脆,好吃极了。

烧饭鼓风用的是风箱,那时还没有鼓风机。风箱孔对着的灶眼隔段时间就要掏一掏,掏出里面的灰渣,以利于鼓风进入。一次,我拉风箱时,风箱里发出老鼠的叽叽叫声,知是老鼠钻进了风箱里。我将老鼠推向风箱前端,然后打开风箱盖,在家人的帮助下,用火钳夹住了老鼠,这只老鼠便成了家猫的美餐。可见,老鼠钻进风箱里,不只是两头受气,还有生命之忧。

家里的大铁镬用来烧量大的东西,如猪食、菜蒂头、粽子之类。有一年用来做年糕。当时前后邻居选中我家做年糕,不只是因为我家有一口较大的铁镬,而是因为我家有一副大捣臼。做年糕那天,前后邻居将要做的年糕粉挑来,一起动手做糕,家里非常热闹。工具大家凑凑,有的拿来了蒸笼,有的拿来了浆桶,有的拿来了门板或床板,平整的可用于揉糕,不平整的可用来晾糕。大家分工协作,有的烧火,有的搓糕粉,有的蒸糕粉,有的捣糕,有的做糕,有的晾糕,有的做谢年用的“块头”。做块头技术含量高,也最受大家青睐,小孩子们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带着咸味冒着热气的新鲜糕头,一边目不转睛地看师傅做出猪头、猪蹄(腿)、鸡、鱼、星(宝塔)及圆糕之类的谢年块头。有的手艺好的师傅能将猪头、猪蹄、鸡、鱼做在一块,这绝对是一件艺术品。由于这些“块头”要用于谢年,小孩子只能看不能玩。于是小孩子只好一窝蜂似的缠着师傅另外做些小猴小兔等小动物,并用绿豆或赤豆当眼球给小猴小兔安上。最逼真的是用一种叫“乌狲眼”的藤蔓植物的种子镶嵌,因其乌黑发亮,逼真生动。小孩子得到这些可吃的玩具后,高兴得满地乱跑,相互比较着说自己手上的比别人的好。

按习惯做了年糕之后还要做些麻糍。将浸泡好的糯米放在蒸笼上炊熟,直接拿到捣臼上捣。家里的捣臼是大捣臼,操作至少要三个人,两个人(三、四人亦可)喊着口号,有节奏地踩踏捣齿头长柄,捣齿头在杠杆原理作用下一上一下摆动,像鸡啄米一样。一人跪在捣臼边,趁捣齿头上抬时,快速翻转麻糍,使麻糍捣得均匀。因麻糍粘性大,翻动前手须在温水里浸一下。待捣得均匀稀烂后,出臼,放在板上压平,然后切成方块,为防黏连,要铺些黄色的松花粉。

那年做糕那天的傍晚下起了雪雪子,后来越下越大。小孩子玩累了已去睡觉,大人们还在忙活。第二天起来,年糕都已做好收场,只见漫天遍野白皑皑,昨晚已下了大雪。于是大雪与做糕深刻地烙在我的记忆里。

除了镬灶以外,家里还有一些辅助的灶具,如五更炉(煤油炉)、风炉、煤球炉和缸灶等。哥哥撑船,船上烧饭须带缸灶。煤球炉要用煤球烧,家在农村,煤球不好买,只好自制。将煤粉加上适量的粘性较大的黄泥,加些水,拌匀,捏成鸡蛋大小的球,晒干就是煤球了。家里也备有一只煤油炉。记得母亲生小妹坐月子时,正值大冬天,父亲每每起得很早,给全家烧早饭。他用煤油炉烧菜。他从院子的菜地里割下一只菜花,待锅里水烧开后,放下切好的菜花,然后放些油泡、猪油、盐,就可以吃了。这样烧的菜花味道鲜美,又热烫,有点像吃火锅,至今记忆犹新。一般每户都备有一只风炉。人活世上,一年到头少不了头痛冷热,要吃中药。风炉则用来煎药。记得高考前的二个月,我胃肠不适,停学回家休养。父母也很担心我的病情。父亲领我到海门看中医,买来的药就由母亲煎煮。母亲点燃风炉,放上木炭,炖上药罐,在罐口铺上包药的纸,然后盖上罐盖,摇动蒲扇,文火煎药。一天中午煎药时,母亲因连日劳累,恍惚入睡,做了一梦,梦见一金甲神人来保护我。母亲被烧开的药汤的呲呲声惊醒后,很高心地将她的梦境向我复述。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在吃了四十多帖中药以后,病情逐渐好转,考上了大学。

对于母亲来说,灶台也是神圣的地方,哥哥找对象时,那时还作兴交换生辰八字。将写着女方住址和生辰八字的红纸,包着一张女方照片,——这就是所谓的“乡贯”,压在灶台上,如果一月内家里未发生不吉利的事,说明可以谈婚论嫁。每次家里做月节时,母亲都要在灶台上点上香烛,并供上素斋,这是在请灶师爷,希望灶师爷能保佑全家吃饱吃好。过年谢年的时候要供上一盘扁圆形的年糕,据说灶师爷吃了年糕后,将主家一年来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上天向玉帝汇报工作时就不能搬弄是非。这盘年糕供后家人不吃,春节期间用来舍讨饭人。怕自己吃后“快忘记”(健忘),民间称“快忘记”的人是“吃了灶师爷糕”。

人生匆匆,变化亦速,现在农村也很少有烧柴灶的了。袅袅炊烟只能定格在记忆里、梦境中。

        椒江区局    王宝秋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