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 统计文化

郭思源:初心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20-11-17 14:49     信息来源: 办公室      浏览次数:

我的奶奶,是个农村老党员。从小,我就觉得奶奶很特别,她从来不梳农村老太太的那种圆圆的发髻,而是剪得整整齐齐的三刀发,用两个粗粗的黑发卡别在耳后,老是穿一身灰蓝色的布衣裳,瘦瘦小小,异常的固执。从小,听爸爸讲的最多的故事,是他们兄妹五人,如何在饥饿的年岁中相互扶持长大,而那些日子里,却总也没有父母的身影,爸爸在讲述这些故事的时候,自然是免不了带着满腹怨气与委屈。我总是很奇怪,爷爷奶奶当时好歹也是乡里的工作人员,家里为何会如此困难呢?

从奶奶与父母讲述的零星片段中,我拼凑出了一个投身革命潮流、朝气蓬勃、奋勇向前的新女性的形象

奶奶出生在桐峙山里的一个小村子里,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里,二十出头的她能冲破封建思想的枷锁,上了扫盲班,积极参加革命工作,还积极向党组织递交申请书,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上世纪五十年代,,正是我们国家从社会主义革命转向社会主义建设的时期,需要大批党员干部,其中奶奶这样的妇女干部也发挥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那时候桐峙山里有土匪,她一个瘦弱的妇女干部还一起参加了剿匪运动,乡里还给她配了把木壳枪,每每讲起这段的时候,奶奶总是略带骄傲地笔画着木壳枪的长度。

那时候选生产队长,每个候选人的手里都拿着个碗,大家要是想投你一票就往碗里放颗豆子,奶奶碗里的豆子最多,被选为了生产队队长!那是奶奶革命生涯里的高光时刻。

那年发大水,那时奶奶正怀着大姑姑,挺着大肚子还坚持每日走山路去乡里工作,差点被大水冲走,拼了命的抱住一棵大树才捡回一条命。

后来,奶奶开始做妇女工作,每月把粮票、糖票都攒下来,知道哪户困难家庭的女人生了孩子,便送了过去。那时的粮票、糖票有多珍贵,家里的五个孩子还眼巴巴地等着吃饭呢。

乡亲们都直夸奶奶是个好干部,说她看见老百姓在插秧,二话不说便跟着一起下田。他们不知道的是,奶奶自家的田地确无人打理,孩子们一天三顿吃的是番薯丝。

后来,我上了大学,有了入党的机会,我打电话给奶奶:“奶奶,你当年为啥要入党?”电话那头的奶奶回答说“因为想参加集体劳动,为国家的建设、革命的事业做些贡献!”朴实无华的寥寥数语,便是一个农村老党员的初心。我也坚守着奶奶的初心,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在日后的学习与工作中,也时刻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至真至诚,尽善尽美。

 在记忆里,老家的火灶台后面的墙上,贴着一张毛主席的画像,奶奶佝偻着身子坐在火灶前生火做饭,柴火燃烧时散发出来的暖暖的光芒映射在她脸上,也照亮了背后毛主席的画像。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大概就是奶奶这代老党员最真实的写照。我也借此机会许下政治生日愿望:我希望借助每一次工作、学习、实践机会,把各项工作任务做得再细一些、完成得再好一些,愿接下来的日子能再接再厉更上层楼。

临海市局 郭思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