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 统计文化

张佩剑:《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读后感

发布时间: 2020-12-15 09:06     信息来源: 办公室      浏览次数:

第一次想看这本书的时候,一直想当然以为标题是《当你像鸟飞你的山》然后心里面一直在想,这是一本关于应当顺从自然属性、解放性的书但是当后来仔细看推荐的时候,才发原来书名是《你当像鸟飞你的山》,两个字的顺序一换,意义大不一样这应当是人如何突破囚笼、踏过荆棘,正视自己的内心,走过一段坎坷但又充满力量的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旅程

先谈谈自己选书的理由,《心》、人间值得》等几本书都是亚州文化体系下的书,唯独这一本,他是西方价值撰写的,尤其是里面的一些关于教会、关于大学,与我们差异化很大,因此本人对其非常兴趣。其次这本书,简介是关于一个女孩,如何突破原生家庭,凭借强大的内心力量,冲出传统可以说非常禁锢原生环境,最终凭借教育完全蜕变了自己的人生。我自己,有时候就有这样的迷茫,我们被现代化这样的程序左右了生活我们习惯被安排,被定义,逐渐忘记了该如何思考人生的意义,完全没有思考吗,也不是的,我们有碎片零星式的偶尔的意义花火,但这不足以构成燎原之势,感觉自己慢慢的没有了系统性的对自我的解构,所以想看看她人的人生,塔拉的人生,她是如何重新定义自己,走上另一条价值路的。

回归正题,谈谈这本书的内容。

书的主角是塔拉

塔拉出生在美国爱达荷州的一个摩门教家庭,父亲经营着一个废品场,终日带着孩子们各种危险操作,几个孩子包括他自己要么高空跌伤要么被废铁轧伤要么爆炸烧伤,再加上几次夜间强行上路行驶造成的车祸……但无论严重到何种地步父亲坚决不会允许任何人去医院。在他眼里,医院是个邪恶的地方,所有的医生和西药都是恶毒的、阴险的、置人于死地的。

爸爸总是把信念置于安全之前。因为他相信自己是正确的,在经历了第一次车祸、第二次车祸、垃圾箱疗伤、着火、托盘坠落这些事件后,他仍坚持相信自己是对的。付出代价的是孩子们。

而塔拉的母亲则是一个被父亲紧紧控制的傀儡pua,之前她也是一个温馨、疼爱孩子并会努力帮助孩子的好母亲,但是经历了第一次车祸之后,她慢慢扭曲了,她用匪夷所思的肌肉测试、能量传递以及顺势疗法,并配合自制的草药一次次的救助常常会弄得血肉模糊的亲人,另外他还通过简单的自学匆匆上阵帮镇上的女人在家里接生。草药和接生令她在父亲以及那些不明真相的盲目群众眼里变得奇特而神奇。

爸爸欣喜若狂。“那些医生可不能仅凭触摸就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他神采飞扬地说,“但是你母亲能!”

塔拉还有六个哥哥姐姐,她是其中最小的一个,家中所有的孩子都不许去上学,因为父亲认为,学校和医院一样,同样是来自政府的阴谋,教会孩子的只有谎言和荒谬。

父亲类似于这样的极端想法还有很多很多,他每天都活在对时间的恐惧中,随时准备迎接世界末日的到来。他一直苦苦的深挖洞广积粮,幻想着末日来临时一家人便可以安然度日衣食无忧。

在塔拉17岁之前,在还没有飞出这座山之前,她是完全信服或折服于父亲的,因为父亲成功的把她紧紧的关闭在了正常世界之外。于是塔拉就算偶尔略有动摇也会痛恨自己,觉得自责、罪孽深重。后来塔拉在两个偷偷看书学习的哥哥的影响和鼓励下终于通过自学考试以及慧眼识人的伯乐进入到了剑桥大学(其实对于一个一天学校都没上的孩子而言,这中间的艰辛与努力可想而知,但是塔拉并没有做过多描述,而是一笔带过)。渐渐觉醒的塔拉在大学课堂终于明白了父亲其实是个有病的人,这种病症叫“双向情感障碍”,又称躁郁症。

“双相情感障碍”这个术语。在基础心理学的课堂上,教授从头顶的屏幕上大声读出该病的症状:抑郁、狂躁、偏执、欣快、夸大妄想、被害妄想。我坐在那里饶有兴趣地听着。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我在笔记上写道,教授描述的正是他的症状。

促使塔拉彻底觉醒的还有她的二哥,一个极具人格缺陷的暴力男。除了塔拉,家里的其他孩子也都不同程度的受过他的暴力袭击。而二哥之所以一直如此嚣张而无常,并且从未意识到自己的严重问题,正是来自于父亲的无条件袒护和母亲的选择性失明。一次次备受煎熬和屈辱的塔拉在心中对父亲绝望的呐喊:

你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那样吓唬我们?你为什么那么奋力地和想象出来的怪物作战,却对自己家里的怪物无动于衷?

突如其来的大学教育给了塔拉强烈的刺激与震撼,她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婴儿般接受着方方面面的成长与再教育。除了超乎常人的刻苦,我相信塔拉也有着一份与生俱来的天赋,她拿到了英国剑桥大学历史学的博士学位,也成为了哈佛大学的访问学者。

涅槃重生后的塔拉也曾怀着信念不止一次的回到家乡,试图和顽固的父母、暴戾的二哥进行正常的沟通,更天真的希望能用自己的积累与收获去改变他们的顽固不化和腐朽愚昧。然而,在此努力的过程中不仅没有丝毫效果,反而噩梦重温,父母的包庇纵容,二哥的愈发癫狂,令她最终在极度绝望里彻底告别了她的原生家庭,不仅仅是距离上的完全分离,更是心灵上的永久诀别。

他给了我一个僵硬的拥抱,说:“我爱你,你知道吗?”

“知道,”我说,“那从来不是个问题。”

这是我跟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父亲对塔拉的爱,其实从来不是问题;而爱的方式,出了太大太大的问题。

当你看到女主迷信偏执的父亲,屈服权威颠倒黑白的母亲和姐姐,暴力变态的哥哥,当你看到女主鲜活原始的生命和对她来说像刀子一般锐利的现代文明发生碰撞时,其实亲人之间血浓于水的爱一直存在,我想爸爸很爱孩子们,从塔拉学唱歌,爸爸全力支持可以看出,肖恩对然很暴力,但是那是他不能控制并自以为是的对妹妹的爱,母亲的爱只要在父亲不存在的地方就能显而易见,泰勒用自己的行动帮助妹妹逃离这个家,还有奶奶,也许她一直知道儿子的问题,篇章鼓励孙女走出去,这么多的爱包容着,但原生家庭的禁锢的力量太强大,以至于女主十七岁之前,她爱着这个家庭想要上学的内疚开始,最后能保持敏感和勇气直面血淋淋、满目疮痍的自己,最终蜕变成功,并记录下她成长蜕变的历程。

现在回到前面的选书原因,塔拉她成功了,她冲破桎梏,走上了截然不同人生,人们现在看到的是她的光辉的岁月,而这本书却是她对自己在无人问津时,她对梦想追求的记录过程,她把自己的家、自己曾经痛苦的生命路程抽丝剥茧般呈现在我们之前。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我有美满的原生家庭,所以我没有塔拉的痛苦,但是走出家庭以后的路共通的,我如何使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对人生的思索,也许永远不该停下,只有自己能成为自己的摆渡人,成为自己的救赎。

天台县局 张佩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