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 统计文化

沈丽旭:忆乡

发布时间: 2021-04-25 16:45     信息来源: 办公室      浏览次数:

被拆除的故乡是个小渔村,村里有条清清浅浅的河,据说是京杭大运河某条细得不能再细的支流,河边时常歪着几艘年久失修的小渔船。河这边是两层的村居,一间间连得老长,前后排又挨得近,很多人家里白天都乌漆麻黑,找件衣服得开灯。河对岸是一片田地,也没见过谁在种,小时候的我非常笃定渔民和农民这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职业不会在村里同时出现。田埂边有被我们当马骑过的老桑树,当零食吃过的紫桑葚。那时的我害怕靠近稻田那头的边界,好像那边有另一个世界,一脚踏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村里的小娃娃就像一群长不大的黄蜂,成群结队嗡嗡地来,又你追我赶呼呼地去。那时天是蓝的树是绿的空气是炎热的,睡梦里都是知了没命的叫唤声。那时的时间是停止的,每天从睁眼到闭眼都是我妈在眼前晃,她好像有干不完的活使不完的力气。

6岁后我就跟着爸妈离开了,小伙伴们还在村里野草一样疯长,我被关在乡下一排小矮房里,听着机器夸嚓夸嚓转,没心没肺地画画逗狗钓龙虾。

再后来我听说村里年老的有些已经去世,年轻的纷纷出去闯荡江湖。不管是不是你情我愿,到底最后仍是被规划到了一个干净整齐的小区里,小渔村就像一幅画上不该存在的败笔,一抹就没了。村民们住在小区里的一两幢高楼里,下楼扔垃圾时能打上一个照面。

偶尔回去我也喜欢去那个小区转悠,那里的时间好像过得比外面慢一点,空气也更熟悉一点。

三门县 沈丽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